移民不应是美国经济衰退的替罪羊 -利来app官方下载

  如果回顾一下美国历史,就会毫不费劲地发现一个特殊现象:每一次经济危机发生时,政客和舆论都会将经济衰退的责任,有意无意地推到外来移民头上,好像只要是将外来移民从美国境内赶走,经济问题就会解决。

  美国移民项目繁多,让人“爱恨交加”

  其实就算是杜绝移民,美国的经济并不见得就能好起来。2008年经济倒退和危机,并不是移民问题把经济搞垮,而是美国的银行信贷政策把经济拖进泥潭。

  这几年美国经济低迷,失业率高飙,短视的政客又开始搜寻推卸责任的替罪羊。时代不一样了,美国人民的民权意识提高,法律制度逐渐健全,当然没有一个政客再次胆敢喊出叫谁滚蛋的口号,也没有一个政客像三k党那样公然叫嚣反对移民,尤其是反对有色人种的移民。

  在现实条件辐射和意识形态的扭曲下,这些短视政客玩的花招,是对准了非法移民在美国出生子女的公民权,是为《2009年出生公民权法案(birthright citizenship act of 2009)》。

  这条充满了种族歧视的提案,是由乔治亚州联邦衆议员内森?迪尔(nathan deere)于2009年4月2日提出来的,提案在2009年5月26日递交衆议院司法委员会审核,这场种族歧视闹剧,居然在国会吹起了一股反移民之风,并有90多位议员签字附和。

  迪尔本人已于2010年3月21日辞职,返回乔治亚州老家竞选下任州长。由于他并没有什么特殊政绩可言,兼之没什么全国知名度,搞点吸人眼球的政治花招,的确可达到短期宣传效果,可以理解。但可能迪尔本人忘记了,美国历史对反移民的政客从未有过正面评价。

  迪尔要修改的《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中的条文是:“所有在美利坚合衆国出生或归化者,根据法律,无论所居何地,均是美利坚合衆国公民。”可能迪尔是位政客,也许是位商人,但他绝对不是政治家,也不是知识分子,因为他及其支持者都认为《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这段用词,“从来就没有说明在美国境内出生的非法移民的子女也有权可以自动成为美国公民”,换句话说,迪尔认为最高法院可能会有另外一种对《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新解释。

  稍微有点法律常识和了解司法历史事件的人,都不会同意这种幼稚的说法,尤其是在美华人,更不会认同这种说法,因为这件关係到整个“自然美国公民”权利的案件,是我们在美华人先贤在最高法院打拼出来的战果,那就是在美国司法史上著名的《美国 诉 黄金德案(united states v wong kim art)》。

  黄金德是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三藩市出生的第一代美籍华人,在三藩市担任厨师。他曾在1890年到中国老家旅游,1890年7月返回美国时,顺利入境,没有任何的麻烦。

  在美国1882年《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ve act)》《1888年斯科特法案(the scott act of 1888)》《格尔瑞法案(the geary act of 1892)》连续冲击下,美国政府决定假法律之手,打击在美华人的权利,黄金德成了种族歧视祭坛上的牺牲品。

  1894年11月,黄金德再度访华。1895年7月,当他第三次从中国旅游返回美三藩市港口时,被海关拒绝入境,并将他交付船主,关押在船舱内,递解回中国。

  这种不公平不公义的怪事,激怒了所有美国华人,也激怒了美国律师协会的领导人。中华公所出资,美国律师协会出面,在法庭上对抗美国政府,要替在美华人要说法,讨公道。

  案件理所当然地闹到了最高法院。1897年3月5日和8日两天,最高法院开庭听证,聆听双方的法理。于1898年3月28日作出了6票同意2票反对的裁决,宣判黄金德胜诉。自此为后世外籍人士在美国出生子女的美国公民定义确立了精彩的判例。

  最高法院裁决黄金德胜诉的法理基础,就是根据《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中对于凡是在美国出生者即为自然美国公民的条文。

  迪尔是聪明的政客,他知道在判例制度的美国司法系统里,要推翻一个最高法院的判例的难度是什么,他的“从来就没有说明在美国国境内出生的非法移民的子女也有权可以自动成为美国公民”的说法,根本不可能进得了最高法院的大门,因此他就提出要修改已经运行了150年的《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立法提案。

  但是迪尔又忘了,自从《美国宪法》施行以来的两百多年间,共有超过一万馀条宪法修改提案,可是能够通过并被多数州接受的,只有27条而已。从这个数目字的比例来看,迪尔的所谓修宪提案,只是短视政客哗衆取宠的竞选造势而已,其得逞可能,与骆驼穿针孔的机会差不多。

  几天前,欧巴马政府已经在白宫正式宣布现任政府的立场:反对所谓的《2009年出生公民权法案》,也反对为此而修改《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在美国,大多数的政客都不愿意牵涉进去,因为弄不好就会被贴上反移民标签,而影响政治前途。

  近三十年来的历届总统,几乎没有一位不被移民政策搞得焦头烂额。里根总统的有条件大赦非法移民,和小布什总统的客籍劳工(guest worker)计划,都被视为向全世界的非法移民释放了开绿灯的错误讯号,事后非法移民数量的突然暴增,证实了这个假设推论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