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外交姿态:迂回在人权和核武之间 -利来app官方下载

  毫无疑问,朝鲜已经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对象,将埃博拉、普京和伊斯兰国的风头压过去了。持续失联之后,韩国媒体又爆料说,联合国将金正恩以反人类罪移交国际法庭审判。乍一看,令人心惊肉跳,难道朝鲜出了什么大问题吗?细一看,这条消息可以说是假新闻,姑且不论信源如何,单单这句话就偏离了常识的轨道。

  联合国是谁?金正恩身居何处,如何移交?哪个国际法庭?不过,将联合国、国际法庭、反人类罪等几个词汇放到一起,似乎国际治理方式出现了革命性的变化,国际法治成了一种现实。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依然很干瘪。现在连金正恩到底在哪里都不知道,所谓“移交”、“审判”又从何说起呢?

  不能不说,朝鲜是个容易滋生谣言的国家。这个极度封闭的国家,外界对它的了解基本要靠想象,持续活跃的金正恩久不露面以及朝鲜在最近一段时间的外交突袭,两相对照,更容易让外人浮想联翩,以至于出现了联合国要把金正恩送到国际法庭审判的假新闻。

  有没有受到审判的前国家领导人?确实有。比较著名的是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1993年联合国案例会通过了第808号决议,要设立一个国际法庭来审判那些违反国际人道主义的犯罪分子,南联盟领导人米洛舍维奇就是在这个法庭受审的。前南国际法庭是联合国安理会的附属机构之一,开创了以国际法庭审判内战犯罪分子的先例。而韩联社所指的国际法庭是指国际刑事法庭,这一机构是在2002年成立的,它是国际人权议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国际司法机构。

  国际刑事法庭主要审理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这一法庭是依据《罗马国际刑事法庭规约》而设立的,但朝鲜并不是这一规约的签署国。按照国际刑事法庭的程序,成员国或者联合国安理会移交或者是检察官的调查与提交,才会把某些人送到法庭上。目前审判金正恩的条件根本不具备,联合国安理会没有通过决议,而国际刑事法庭的检察官也没有控告金正恩。

  在韩联社的报道中,国际刑事法庭也算是意外中枪吧。作为国际司法的象征,国际刑事法庭也不是摆设,它也审判过几宗案件,并且对苏丹总统巴希尔发出过逮捕令,但苏丹以不是签约国为名拒绝接受审判。也就是说,即便金正恩果真被国际刑事法庭发出逮捕令,也没有机构来执行。毕竟连美国、俄罗斯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没有加入这个法庭,它的执行力可想而知。

  朝鲜的外交姿态:迂回在人权和核武之间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10月7日,朝鲜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首次人权说明会,强调朝鲜没有政治犯收容所,只有劳动教改所,旨在通过劳动让犯人反省错误,也强调朝鲜在人权问题上愿意与国际社会保持对话与合作)

  撇开韩联社的不实报道,其实问题的焦点是朝鲜的人权外交正在破冰,而这可能是国际刑事法庭意外进入舆论漩涡的一个因素。10月7日,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意外地举行了“朝鲜人权说明会”,承认朝鲜有劳改营,也承认朝鲜人权存在一些小问题。朝鲜将不断发展经济为人民的权利提供更多的保障。朝鲜一改往日的强硬否认,让一些人权组织都感到朝鲜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自1948年联合国发布《人权宣言》以来,人权就成为国际关系的一项重要议题,美国总统卡特任内更是将人权外交推向了高点,1975年通过的《赫尔辛基最终法案》使人权问题成为美苏博弈的新领域,此后设立的人权观察组织大大改变了中东欧的历史进程。人权大体可以分为政治与安全的权利、经济社会文化的权利,前者算是一种消极自由,也是人权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朝鲜代表团所承认的人权问题主要是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朝鲜人权出现问题主要原因是“制裁”导致的。自2013年2月第三次核试之后,朝鲜面临着空前的国际制裁力度。朝鲜意外在人权问题上松口,也是变相地希望在制裁问题上有突破。

  此外,朝鲜人权问题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朝鲜人权状况国际调查团的报告显示,朝鲜存在着严重的人权问题。朝鲜主动召开人权说明会,既是一种示弱之举,也是以攻为守的策略。应该承认,欧美对人权问题的关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小布什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美国关注的是朝鲜的饥荒和人权问题,但是与中国一样,朝鲜拥核与中美两国利益都不符。除了核问题之外,人权是朝鲜与欧美周旋的一个领域。此前负责外交的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姜锡柱访问欧洲,也表达了愿意与欧洲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话的意愿。应该说,朝鲜在联合国的“意外之举”算是此前外交活动的延伸。

  朝鲜在人权外交上的姿态集中体现了近期朝鲜的“迂回战略”,朝鲜需要直面的问题是什么呢?核问题。朝鲜需要直面的国家是谁?中国和美国。为什么朝鲜不在最需要破局的对象和领域中发力,而是将经历放在了欧洲、中东、北非等地区,还在人权问题上意外缓和姿态呢?从策略来讲,朝鲜不能不说玩了一盘很大的棋。当人们在关注“金正恩去哪儿”的时候,已经将注意力转移了,朝鲜的稳定与否成为各大国关注的对象。在朝鲜未来走向方面,各大国是有不同看法的,这也为朝鲜打破制裁统一阵线提供了可能。